99期货-首页
相关新闻
嘉能可将从ISTIM旗下巴生港仓库提取20万吨铝...
马新社:马来西亚铝土矿开采禁令于3月31日到...
紫光学大终止重组,天山铝业借壳梦碎
计划赶不上变化,天山铝业借壳紫光学大告吹
执行董事因俄罗斯地区大选辞任 俄铝挫逾5%
俄铝主席及董事JEAN-PIERRE THOMAS辞职以换...
美国宣布解除对俄铝等三公司制裁
张占魁:中国铝业迈上高质量发展新征程2019年01月25日 10:07
  经过三年来艰苦奋斗,曾经的“亏损王”中国铝业重新站在铝行业发展“潮头”。三年来中国铝业持续盈利,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近15亿元,主要产品成本竞争力进入行业前列;资产负债率从近80%降至低于67%;前三季度净现金流约为90亿元,企业更加身强体健。中国铝业党委委员、财务总监张占魁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揭开了中国铝业起死回生的秘密。
  降本增效成效明显
  中国证券报:2014年中国铝业是亏损王,当时行业发展处于低点。2015年以来,中国铝业从扭亏为盈到业绩大幅提升。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张占魁:以前的主要问题是主导产品成本过高。2015年以来,公司将主要精力集中到降成本上。为了抵御市场冲击,我们创新了“三挂钩”考核方案:成本和企业负责人任职挂钩、成本和负责人绩效挂钩、利润和员工工资挂钩。公司形成了月度跟踪、季度谈话、半年评估、全年评价的任职考评机制。这是从“靠天吃饭”困境转变为“跑赢大市,好于同行”的根本原因。
  2014年,公司被戴上了“亏损王”帽子,2015年11月面临被ST的局面。我被紧急调任中国铝业财务总监,第一项任务就是保证2015年不亏损、不被ST。只有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利润还差约60亿元。在中铝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葛红林和时任中国铝业总裁敖宏的支持下,果断采取了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年底完成了全年盈利目标,并顺利通过了国际会计事务所安永的审计。
  2015年年底,氧化铝价格为1600元/吨、电解铝价格9600元/吨,降到了历史低位。在这个价格下,公司2016年亏损将高达140亿元。价格低,全行业都很困难,但中国铝业主导产品平均成本相对高、处于行业落后区域,情况就更困难。瞄准这个核心问题,通过组织考核部门编制专项降本预算目标,提出拟降本金额100亿元的目标。考核红线就是采购价格不能高于市场平均价格、销售价格不能低于市场平均价格。如果突破红线完不成考核任务,就要对相关负责人进行处理。效果立竿见影。2016年,公司降本85亿元,盈利16亿元,有市场回暖的原因,但关键还是降本攻坚战取得阶段性胜利。氧化铝、电解铝成本竞争力从行业后30%进入到前50%。2017年和2018年,仍然坚持这一做法,并被推广应用到其他央企。
  中国证券报:大幅降低成本具体怎么实现的?
  张占魁:中国铝业从事氧化铝生产,是一家资源型企业,铝土矿占氧化铝生产成本的40%左右。中国铝土矿储量不大,而氧化铝产业发展迅猛。公司矿石供应能力逐年下降且品位不断降低,尤其是山西和河南区域,企业面临发展和转型升级等多方面问题。
  为提高铝土矿自给率,保证原材料稳定供应,公司走向海外,在几内亚布局了博法铝土矿项目,获得17.5亿吨铝土矿资源量,可以保障未来几十年铝土矿的供应。这座矿山将于2019年年底出矿,达产后公司铝土矿自给率将由50%增至近80%。
  电解铝方面,电价占生产成本近40%。对于中国铝业约450万吨/年电解铝产量而言,每0.01元/kwh的电价对应6亿元的生产成本。2015年以来,公司就电价问题与地方政府和电网公司充分沟通,创新性地提出了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铝电联动”电价缴纳模式:设定电价和铝价基准点,电价随着铝价的波动进行调整,形成利益分享机制,用电方和发电方都能获益。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如果企业所在地没有资源优势和能源优势就必须转移。中国铝业实施“东部向西部转移,中部向沿海转移,国内向海外转移”的“三转移”战略,关停不具备成本优势的产能,将产能转移至资源、能源富集、成本优势明显、环保容量富足、交通运输便利的区域。目前公司除了布局“广西、贵州、内蒙古、山西”四大铝产业基地外,进一步研究氧化铝和电解铝产能向沿海区域布局发展的战略和电解铝产能海外布局的可行性。
  中国证券报:除了降成本,中国铝业增加效益方面还有哪些办法?
  张占魁:中国铝业正在实施合金化产业布局,将铝加工和铝合金化相结合,形成合力推动铝合金和加工产业共同发展。未来中国铝业要从中游的初级产品向下游的高端产品发展,这将是未来的发力点。此外,中铝集团开始推广铝制家具和铝制物流装备,铝的应用市场将更加广泛,以铝代木、以铝代钢、以铝代铜、以铝代银的应用越来越多。
  大幅降低负债率
  中国证券报:2007年中国铝业资产负债率为35%,2014年增加到79%,现在降至66%。中国铝业近几年做了哪些工作?
  张占魁:瘦身健体工作一直在进行。通过多种渠道减员增效,在充分尊重员工意愿的基础上合理解决冗余劳动力,劳动生产率已达到民营企业同等水平,实现轻装上阵。资本运作方面,围绕“三去一降一补”启动了市场化债转股。2017年12月,公司与中国人寿、太平洋保险、中国华融、中国信达、招平投资、工银、农银和中银资产管理公司8家投资者签署了第一个市场化债转股协议,与投资者约定6元/股的价格。涉及中国铝业中铝山东、包头铝业、中铝矿业和中州铝业四家全资企业,8家投资者将126亿元投资四家子公司成为股东。同时,四家子公司偿还银行贷款,降低了负债水平,公司资产负债率从73%左右降到66%左右。
  近年来,公司在“走出去、请进来”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投资者“走进中铝”活动一年基本上两次。通过这些措施,投资者对中国铝业充满信心。
  铝市或迎来拐点
  中国证券报:铝行业发展背后存在什么规律?
  张占魁:纵观全球铝行业近二十年来的变化,周期性表现明显。2000年到2018年,每6-7年是铝价一个大周期。2000年-2008年处于上升周期,2009年-2014年处于下降周期,2015年-2020年再回到上升周期。每个大周期内,会有两个小的3年波动周期,2019年正好是电解铝的小周期。
  中国证券报:如何看待电解铝行业供给侧改革?对2019年铝市有何展望?
  张占魁:电解铝供给侧改革没有达到预期。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供给侧改革之前,电解铝产量每年以9.5%左右的速度增长,如果一下子关停太多,不利于行业发展。于是选择8%增速进行测算,设计了4400万吨的产能,现在看这个量设计多了。二是部分铝厂关停以后,电解槽的铝水要抽出来。2017年年底存货高就是因为非法电解铝水都要抽出,于是存货就多了。此外,非法产能关停之前加大生产使存货增加。这使得出现随着供给侧改革推进存货增多的感觉。2018年,随着去库存的推进,目前全球仅200万吨左右的存货。三是目前国内已经生产了全球55%以上的电解铝,受铝土矿供给、环保容量等制约,中国电解铝产业要紧急刹车,让产能转移到有消费需求的地方。
  目前,国内电解铝的封顶产能在4400万吨,还有300万吨没有形成产能,大概4100万吨。这些产能供给3750万吨左右。按照95%的产能利用率计算,2019年新增供给约150万吨左右。国内电解铝产能封顶,而全球铝需求量以每年3%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18年底,国内的电解铝库存120万吨,这个库存要拿出一大部分弥补2019年的供给不足,满足国内新增的300万吨左右的消费。此外,LME的存货只有100多万吨。全球6800万吨电解铝消费量,现在的存货就剩下220万吨。
  2012年,全球铝消费3000多万吨,LME的库存是450万吨,相当于约两个月的消费量,价格是稳定的。现在消费量增长了一倍,已经6000多万吨,存货下降了一半。现在的存货量只够下游企业使用10天左右。因此,在国际形势没有巨大动荡的前提下,2019年电解铝价格具备了发力上涨动能,有望迎来新的拐点。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要投稿 | 广告服务 | 软件下载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99期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镜像以及链接
声明:本网站提供资讯、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沪ICP备05058359号